红床:许开祯精选集2012转型之作

僅限Amazon Prime會員!史低價!新款Kindle Paperwhite 4,更薄更輕防水設計,8GB存儲 $89.99 免運費32GB版僅售$114.99 。 (注意價格下方的提示:Join Prime to save $40.00 on this item ) 如果你之前從未使用過Amazon Prime會員,現可立即開始30天Prime免費試用

重磅:免費試用Kindle unlimited 電子書包月30天免費試聽Audible 有聲書30天! (美亞Amazon賬戶登錄即可)

红床:许开祯精选集2012转型之作

内容简介

《红床:许开祯精选集2012转型之作》简介:
  《红床》是著名作家许开祯的短篇精品集萃,收录了许开祯自25年以来完成的《姚先生》《儿子》《唱卷》《红床》等十三篇精品力作。不管是乱世年间的土豪、淘金客,还是和平年代的农民、教师、小公务员,作者都刻画得鲜活饱满,叙述得颇具传奇色彩。在这些故事中,有普通人在利益诱惑面前的软弱,有儿子与后母之间微妙的情感,也有老实人刘成在蜚短流长中的悲剧一生,更有中年夫妻的情感困境和难以割舍的同性之爱……故事虽短,意义深长。

作者简介

《红床:许开祯精选集2012转型之作》作者简介:
  许开祯,1966年2月出生在甘肃古浪,1984年参加工作,并开始发表作品,现为甘肃文学院签约作家。著有畅销书《省委班子》、《省委班子2》、《实习书记》、《拿下》、《打黑》等。

目录

《红床:许开祯精选集2012转型之作》目录:
姚先生
姚先生此举,在堡子里引起很大震动。好些日子,堡子里的女人都在偷偷谈论。姚先生不怕女人脏,上海男人竟不怕女人脏,女人脏裤子他都敢洗,还有啥不敢? 女人们谈论不久,便有人大着胆子开始公开在水沟里洗裤子,洗了,很耀眼地挂在树上。

唱卷
天说黑就黑,伍生捧着卷,四姐卷,出了院门下了坡,在雪中行走。伍生心很热,脸更热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为一个人唱卷,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唱卷,他已决定,唱完这次说啥也不唱了。他再也不让人尊敬了,再也不让人当典范了。

打坑
来路几乎要说了。他要说的是,我不知道你姓啥,我也不知道拾羊姓啥。我给你起了拾粮,你就叫拾粮了,我给拾羊起了拾羊,拾羊就叫拾羊了。来路还想说,我白捡你们了,我白拉你们了!

兵荒马乱
麻五绑得不对劲。绳子一挨身上就给觉了出来。发财的马巴佬挨过好几回绑,疼啊,土匪走了好几天,他还这么跟下人喊。麻五不。麻五的绳子不像绳子,倒像是一句话,告诫着马巴佬你可别乱跳弹。麻五绑得轻,绑得小心,生怕伤了他皮肉似的,尤其绑完后那一拽,更是值得咂摸。

红床
我的呼吸屏住了,这是我见过的少有的美胸,不只是大,重要的是她的挺拔、跟腰和臀的协调程度。我的目光直视着镜子里的她,她捧住胸,做了个深呼吸。这是自恋女人常有的动作,但她做得十分性感。

风雪夜
倒霉得很。孟天林现在还后悔,要是迟一天下手就好了,至少能把工钱一分不差地全讨回来。可谁能知道呢,当他们说出唯一的条件就是拿了工钱平安走人时,掌柜的居然笑了。那家伙居然能在那种时候笑,可见他有多大的能量。孟天林到现在都承认,能在双龙沟做金掌柜的,绝不是等闲之辈。

忧伤的夏天
夏天带着很多伤感就要走了,对即将到来的秋天,我们谁也没信心。梅母亲再也不挨父亲揍了,她把自己关屋子里,整天不说一句话。父亲因为很多事,也失去了揍人的兴趣。唯有我,整天看着太阳,我已对太阳没任何感觉了。

夏天有什么在鸣叫
远东看了看表,此时刚过四点,他感到有点脑昏。他掏出手机,想给朵朵打个电话,会议说,迪厅或超市是重点防范区。远东想了想,还是挂了。这可是重要机密呀,万万泄露不得。

黄昏里的池塘
那年堡子里最大的事,是书记于的丫头让人搞大了肚子。这事出得没头没脑,很快就把堡子里搞乱了。谁都知道,凤是给公社书记的儿子留下的,打十五留到了现在……

刘成就这样死去
满子营的闲话一向很猛,谁让闲话砸中了,可真叫倒霉。因为满子营的人不说别的闲话,一说就说男女关系。满子营的男女关系本来并不复杂,满子营大多半是满家,像刘成这样的外姓人,只有零零星星几家。满家人说满家人闲话,就有点被窝里的猫咬被窝里的肉之嫌。

脚印
秋像水桶,缸锯掉半截都比她高。进门头一天,舀水做饭哩,一不小心栽进了缸,格布望一眼,没言声,出去了。根跑进来,根心里清楚,虽说是个半截缸,可传宗接代指望她哩。况且秋的屁股大,磨盘似的,嘟碌碌往根眼里转,这号女人才是根希望的,生起来猛。

空气里有什么成分
小兰州还是下不定决心。忽然,她的手触到了气罐,她猛地记起下面是藏了两个气罐的,她一下兴奋起来,手不由得探向阀门,只要阀门一开,大家全完蛋。小兰州这么想着,眼睛就看见操作间里跳动的火焰。

儿子
警察在新疆找到张德的两个儿子。警察没说张德死了,怕他们难过,只说张德出了点事,让他们回去处理。大雄说,我工地上忙,请不上假。小雄说,我要是一走,几个月的工钱就没了,工头狠着哩,半路上走了一分钱不给,你说咋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