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渊古纪·烽烟绘卷

内容简介

《神渊古纪·烽烟绘卷》简介:
  ◆这是一部真正的史诗,剑与血的史诗——他们向天地与万物的支配者,挥出了第一剑 ◆是世间的第一把剑\始祖剑\横空出世,斩天地,裂河山,弑神诛天——锋芒所向,乃是洪涯境中高高在上的众神◆是龙渊的大铸剑师襄垣亲手燃起洪荒的烈焰熔炉——三千年太古战争之血色序幕就此开启 ◆是凡人向苍天的抗争,亦是永生与刹那的相击——人与神的命运就此改变上元太初历六百九十九年,天下大旱。神州北部荒芜之地的安邑部族,为求饮水与食物,如饿狼般辗转难下,一路掠劫。在神迹长流河畔,安邑的族人们偶遇出走五年、音讯全无的族长胞弟襄垣。襄垣为打造出世上独一无二、足以劈山斩海的兵刃,于神州大地上四处流浪,执著追寻着死亡与鲜血的足迹。他和兄长蚩尤约定,剑成之日,会亲手将之交付给未来的神州霸主蚩尤!而旅途漫漫,乌海、不周山、洪涯境、鏖鳌山……创世的隐秘与末世的预言正在前方无声等待……——壮丽山河,锦绣神州,即将是那对兄弟铺开烽烟的画卷,以剑蘸着神魔的血,写就的新世界。

作者简介

《神渊古纪·烽烟绘卷》作者简介:
  某树,资深游戏制作人,曾经参与过《仙剑奇侠传三》、《仙剑奇侠传三外传》、《仙剑奇侠传四》、《古剑奇谭》等项目的研发。于《仙剑奇侠传四》、《古剑奇谭》两个项目中均同时担任了项目负责人、主企划、编剧的职务。《古剑奇谭》一代的总设计师,人文世界创造者。现任上海烛龙企划总监,《古剑奇谭》二代监制。逐风,笔名取自于《古剑奇谭》中西海龙王敖闰的另一身份“逐风浪侠”。曾为网文写手、业余编剧、媒体人,现任吟游诗人、说书人。立志寻找华夏大地上被掩埋于历史角落中的那些碎片,并回来讲故事给你听。

目录

《神渊古纪·烽烟绘卷》目录:
楔子第一章 安邑狼袭
他专拣有死亡有争斗的地方走。或是荒山火魈单纯为一己喜怒大开杀戒,伏尸百万;或是沧海在鲲鹏的妖力下呼啸003倒灌,淹
没千顷良田。人的身体与灵魂的分离,阴风穿透死亡场时的景象俱收于他的眸中。第二章 铸魂秘术
“我要铸造一把无双的利器,许多年后,人们会奉它为百兵之祖。”襄垣的眼眸里闪着热切而明亮的神采,“它能劈山分海,断
河裂地,上至神明,下至游魂,都不能触其锋芒!”第三章 应龙之约
长流河以南的辽阔草原上有泽部,泽部有一名少女,名唤寻雨。她在大旱的最后一天,准确地做出了当夜降雨的预言,不过那已
湮没于历史,再无人得知。第四章 魂魄剑器
擎渊冷冷道:“三魂中命魂为本,诸神以命魂为枢,引领盘古死后清气化来的七大灵魄开枝散叶,才有了睥睨天地、傲视苍生的
能耐。你所言之‘剑’,乃是收纳魂魄的‘器’,在龙与神祇强大的魂力下,正如用一个巴掌大的小杯,去承载浩瀚大海,简直
不自量力!”第五章 初识神祇
 “我在想,洪涯境里的神祇,会有什么可想的。”
“凡是生存于天地间的生灵,便有事可想,想这天空外是什么,大地最底层之下又是什么,你们人会想人活着是为了什么,神也
会思考神活着是为了什么。”第六章 不周法阵
“我已经明白了。”襄垣喃喃道,“你看不周山这处,不正是天然的一个法阵?”
浩荡不周山历经千万年的洗礼,已是超越人世间的轮回之处。乱石立起的方位,正隐约切合了开天辟地时,第一次自然成形的阵
势。第七章 重返安邑
然而当他站在这片充满过往的故土上,忽然就明白了一件事——不管小时候有多少阴暗的回忆如附骨之疽般伴随,不管抛开这一
切的愿望有多强烈,当兜兜转转,回到原地时,安邑仍是他割舍不下的生命的一部分。第八章 断生剑成
“它的名字叫‘断生’,记住了,这是世上的第一把剑!”襄垣专心地锻打,每一下举锤、落砧时的声音竟与锻刀有很大区别,
力道柔中带刚,回音绵延。蚩尤从击砧中听出了襄垣的膂力与运劲方式,只有襄垣这等天生体弱的人,方能把锤力使得恰到好处
。第九章 钟鼓祭司
襄垣记得小时候冬夜里,陵梓给自己讲过的故事,在盘古开辟天地之前的混沌,光阴还未曾开始运转。衔烛之龙睁开了它的双眼
,昼夜才得以分离,那么……它永远见不到这浩瀚的星空、灿烂的银河……
第十章 创世火种
“这就是我们一族的神。”玄夷行了个祭司礼,缓缓后退,让出创世火前的位置,“我的首领,它比烛龙与盘古的生命更久
远,是这世间天地万物的源头。烛龙以一口龙息吹燃了它,五行与混沌的色光才得以在它的照耀下诞生。”第十一章 洪涯诸神
他们像蚂蚁般碌碌而行,密密麻麻,于不同方位向神境汇聚,有的以双脚行走,有的则驭兽飞驰,有的涉水而上,前往百年开放
一次的洪涯境,朝拜他们的信仰。
而这个信仰,这时就站在白玉轮中央。第十二章 天怒神威
“襄垣,你看看是这个不?”蚩尤缓过气来,把襄垣叫过去说话。
他的手掌被滚烫的剑灼得近乎焦黑,皮肤皲裂。只见那手中托着一道火苗,一滴水,以及一枚满是金刺的圆球,三道源力在风球
里缓慢旋转。襄垣睁大了眼睛。第十三章 泽部危局
蚩尤一哂道:“弱肉强食,自古已然,杀戮并非为了侵占,往往也是一种令自己活下去的办法。我答应你,泽部只要愿意,随时
都可以到长流河北岸来,我会辟出一个区域供你们耕作、居住。”第十四章 灭族之伤
寻雨急促喘息着,回首望去,她的家园已成焦土……
山顶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,大祭司飘扬的衣袂在火光内绽出千万道蓝光,与刑天族祭司释放出的土灵光芒彼此碰撞。一
场瓢泼大雨倏然而至,浇灭了火焰。第十五章 天地为盟
蚩尤身着蓝色布袍,罕见地单膝跪地,与寻雨一同祭拜泽部的神明商羊。
北斗星经东天,天地间凝结了晶莹的雨珠纷飞落下,巨大的篝火暗淡下去,继而化为旋转的青岚冲天而起,伴着漫天飞絮般的细
雨与泽部诸人欣喜的叫喊。第十六章 摄魂夺命
鏖鏊山,山体中部深陷,双峰鼎立。
他想起了在创世火种处看到的那一幕——金色火海中,一座双峰之山崩毁,释206出水与火的光环,整座山峦从中塌陷。一模一
样。第十七章 恩断义绝
他为她做了这么多,封了他的刀,几乎忘记了充满杀戮与血腥的生活,放弃了他与襄垣的约定……换来今天结结实实的一巴掌,
当着两族人甩在他的脸上。第十八章 血涂凶阵
“你会被天地惩罚的!”寻雨轻轻地说,“襄垣你知道吗?盘古撑天踩地,烛龙开辟光阴,它们以一己之力缔造了这个美好的世
界,你正在亲手毁灭它。你一定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!”第十九章 逆天弑神
蚩尤被那磅礴的巨力碾压向下,火海在白玉轮的威压中飘零瓦解,地面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。伏羲单手再催神威,那浩瀚天威无
人可挡,一道白光平地扩散,一如灭世的风暴,碰上什么便将它摧成碎粉!第二十章 三界分立
“别伤心了,人的寿命很短,”飞廉道,“再过几年你也要死的……来,我吹首曲子给你听吧。”
乌衡缓缓点头,叹了口气。
飞廉摸了摸她的发顶,吹奏起一曲生涩的乐音。那声音低哑难辨,在天地间飘飘荡荡。断章之一 开天辟地
这一剑相较于时间的长河,不过是奔流中的一朵浪花。
世界从何处来,又归向何处,或许烛龙自己也并不明白,只知道万物由沉寂而生,在千亿年的演化后又将归于混沌。
而后?或许将再次从混沌中诞生,生死幻灭,枯荣交替,犹如潮汐起伏。断章之二 白雪琴音
那一天他想起了烛龙,方知这世间有的东西实在太过短暂,短得甚至在它发生时一不留神就错过了。
许多年后,师旷三弦震响的那一瞬仍在钟鼓脑中铭记,人世间沧海桑田几度变迁,凡人已不再是他所认识的凡人,神州也不再是
他认知中的神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