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

内容简介

《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》简介:
  年少时爱就是全部,长大后害怕付出太多!曾经那些单纯和美好、疯狂和无助,你都还记得吗? 《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》,最感人虐心的爱情救赎、最温暖励志的情感正能量,畅销书系“那时年少”终场篇,著名青年作家一草潜心八年创作,桐华感动作序荐读。献给冷酷现实里正追寻幸福的你我。 你或许被爱伤害过,再爱时已不敢全心投入;你或许刚刚进入社会,压力大到爱不起;你或许对爱总是挑剔却错过很多……现在的你爱无力又无助。你好怀念年少时的爱情,单纯而美好,什么也不想、什么也不顾,只要在一起,哪怕粉身碎骨。 究竟怎样的伤害会让人丧失爱的信心?压力骤增的当下我们又该如何处理好爱和现实的关系?《写给年少回去的爱》深刻探讨了这些问题,讲述了一个精彩感人、纠结虐心的都市爱情故事。 文艺青年苏扬曾遭遇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伤害,成了“爱无力”。从此他渴望爱又怕伤害,他遭遇着各种物质女孩,和她们游戏情感,也被她们的现实和无情深深打击,直到最后遇见一个天使般的女孩,女孩说要用生命唤醒他对爱的信心……苏扬究竟能否被拯救,女孩的命运又将如何?故事结局出人意料又充满了感动和正能量,启迪你如何拥有爱的好心态,学会爱的正确技巧,从而成为最幸福的那个人。 一起怀念我们年少回不去的爱吧,纪念美好单纯的成长和青春。

作者简介

《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》作者简介:
  一草,作家,出版人,热爱文学创作,热爱文化事业。十年来,从兴化到上海,从上海来北京,一路漂泊,一路奋斗,从没放弃,因为心中梦想不死,那就是:立志以一己之力推动大众流行文化的进程。经历过很多,痛苦和幸福,正试图写下我们这代人真实的情感和生活,不矫情,不造作。 一直坚信:生活如此荒诞且丰富,已是最好的台本。 ○ 主要作品:“那时年少”三部曲:《那时年少》《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》《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》

目录

《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》目录:
《写给年少回不去的爱》目录
◆序   有毒的爱情 / 桐华
在看似可以无限挥霍的青春里,
年轻的男子被美丽的女子伤害,
他们又把这种伤害传给了每个接近他们的女子。
爱情有毒,每个女孩子都要记住!
◆第一章  等爱
我总希望有人在什么地方等我,
你也总希望有人在什么地方等你吧?
一个人等太久,
等到连自己都觉得是个笑话。
◆第二章  暗恋
暗恋一个人,就像一场歇斯底里的独角戏,
入戏的人是我,浑然不觉的人是你。
我要翻过几座山,蹚过几条河,打败几头恐龙和怪兽,
才能让你回头,看到身后的我?
◆第三章  表白
究竟要如何才能让你明白?
像个傻子一样爬上你的窗台唱歌?
像个疯子一样彻夜呼喊你的名字?
你是柔软的,神秘的,忧伤的,明亮的,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的。
◆第四章  拥抱
爱情的感觉,
就像是宫保鸡丁里不小心嚼到的花椒。
你以为没有它的生活无限和谐完美交融,
它却一瞬间就让你的味蕾一败涂地。
◆第五章  无常
总有那么一天,
你会对我失望,我也会对你失望。
就像从前经历过的所有爱情一样,
开始那么甜蜜,最后又是那么哀伤。
◆第六章  悲伤
有些爱情好像指甲一样,
剪掉可以再重新长出来。
有些爱情好像牙齿一样,
失去了就永远没有了。
◆第七章  分开
我以为随着每一秒种的流逝,伤痛会渐渐湮灭成灰。
但残酷事实是:想念会和时间一起,变得越来越悠长。
我的世界终于停滞在你离开的那一天,
不再前行。
◆第八章  不醒
想要忘记一段感情,方法永远只有两种:
时间和新欢。
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遗忘,原因也只有两个:
时间不够长,新欢不够好。
◆第九章  放纵
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表演。
我们彻夜不眠,跳着放荡的舞蹈,穿行在城市的荒野上。
所有的荒谬和疯狂都如此可笑,
所有的狂野和破碎又如此悲伤。
◆第十章  迷失
在你曾经爱过我的那些短暂岁月里,我或许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只是那些日子已成过往,就算时光真的可以倒流,
也会发现,一切早已经面目全非。
我们都已经回不去。
◆第十一章  害怕
你是我遗失的梦想,老去的青春,
是我丢在旧时光里的那个任性而青涩的身影。
我忽然害怕,
与你目光再次交汇的那一刻。
◆第十二章  习惯
习惯一个人走路,习惯用左手翻书,
习惯睡前在手机上看你的名字。
习惯了失去,习惯了漫不经心,
却不习惯天长地久。
◆尾声  离开
每个人的心里,都会有那么一个人。
你永远不会提,也永远不会忘。
年少的时光里,那些被细心藏好的爱恋,
就这样凝固成梦,后会无期。
◆番外  最后
你伤害了我,我也伤害了很多人,
年少时我们都曾疯狂而荒唐地爱过,
现在我愿意和你一起收起我们爱的毒苹果,
不管你的生命还有多长,未来有多苦,我都会陪伴你左右,不离不弃,至死不渝。
◆后记  告别
路还很长,美丽已现,告别年少,一切正好。
感谢上苍,让我明白和拥有,让我依然不满足,愿意奋斗,
感谢路上所有人,虽然我们最终的命运一定是分离,
可曾经相伴,不管眼前还是书前,已然足够。